语言互换

旧金山华裔移民夫妇晚景凄凉 梦碎美国

2014-03-13 22:19:01 来源:侨报网讯 浏览次数:0 网友评论 0
敬请注意: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,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!


 旧金山华裔移民夫妇晚景凄凉 梦碎美国
 
华裔老人在廉价单人房旅馆(图片来源:新美国媒体)
 
【侨报网编译王青3月12日报道】旧金山华裔移民米雪贤(Xue Xian Mi,音译)和她的丈夫将在旧金山市田德隆区(Tenderloin District)的廉价单人房旅馆(SRO)度过晚年,夫妇两人分别住在不同旅馆的出租单间里。
 
据新美国媒体(New America Media)报道,今年74岁的米女士住在安东尼娅庄园旅馆(Antonia Manor),她的丈夫、83岁的王玉潭(Yu Tan Wang,音译)则住在另一家旅馆——亚历山大住所(Alexander Residence)。这两家旅馆相隔一个街区。
 
夫妻两人都受过良好教育,曾在天津市从事体面的工作。移居美国之前,米女士在一家外贸公司工作,而她的丈夫则在中国最大的钢铁企业工作。
 
王氏夫妇之所以决定移居美国,是想和自己的小女儿团聚,他们的大女儿则在中国生活。小女儿曾在波士顿求学,现在在湾区工作,是一名财务分析师。夫妇两人怀揣着对加州的向往,梦想着在这里安度晚年。
 
起先,他们和女儿一起居住在加州弗里蒙特市(Fremont, Calif.),生活快乐。然而,王先生在75岁逐渐显露出老年痴呆症的症状后,事情发生了改变。因为女儿没有太多时间照顾他们,老夫妇越来越觉得自己成为女儿的负担。另外,米女士的储蓄有限,她大部分储蓄都“扔给”股市了。
 
住房费用太高
 
在入住廉价单人房旅馆前,王氏夫妇找了很多房子,包括专业养老机构,但这些地方价格太高,他们根本负担不起。通过华裔社区介绍,他们了解了中心城市(Central City)地区的廉价单人房旅馆。这种旅馆配有管理师,这些管理师可以为住户提供必要的生活帮助。
 
打定主意以后,王氏夫妇希望在这种旅馆找一间一居室,但几乎没有廉价单人房旅馆能提供这样房间。经过两年的等待,2007年,亚历山大住所通过了王先生的申请。该旅馆获得联邦政府的补贴,安置低收入老人,房租不超过住户收入的30%。
 
2009年,米女士也获得机会入住安东尼娅庄园旅馆,这家旅馆专门为那些获得联邦住房补贴的居民提供住所。2007年至2009年间,虽然米女士和女儿居住,却经常前往市里看望丈夫。
 
夫妇两人居住的旅馆条件有些差异。米女士的旅馆雇有一名社工,可以说中文和英语。王先生的旅馆则在单间配备一个小厨房,但旅馆没有社工,目前正在招聘工作人员协助住户的生活。
 
每月生活费900美元
 
每月,米女士可以获得900美元社会安全补助金(SSI)。虽然房租不到300美元,但剩下的钱也非常有限,要花在杂货店、药物和看牙上。米女士承认,她的经济负担非常重。
 
“只要条件容许,我都会看看牙医和眼科医生。上次,我牙齿出了问题,必须去看牙医,诊断花了80美元,拔牙花了30美元。”她说。
 
米女士觉得,如果可以自己做饭,她可以省下不少钱。然而因为单间没有厨房,所以困难不少。米女士有微波炉和电饭煲,她经常做简单的汤和蒸蔬菜。米女士经常会想念家乡的饭菜,她只有去看望丈夫的时候才能做些家乡菜,但这样做却有时间限制。
 
全天候照顾丈夫
 
近年来,米女士的生活作息都是跟随丈夫的时间。除了丈夫在成人日间保健中心的时间,她几乎是全天候照顾丈夫。她总是和丈夫待到半夜,再提心吊胆地走回自己的住处。她总是担心自己路上被流浪者袭击。“我更喜欢晚上8点就不出门。”她说。
 
每周,王先生去成人日间保健中心的时候,米女士会有两次放松的“咖啡时间”。她会待在旅馆的休息室,和别的住户聚在一起。在这里,大部分住户都是华裔移民,他们会凑成一堆,聊天,喝咖啡,吃点心。
 
这几年,米女士感到身心俱疲,这使她很喜欢社交时间。其实,这里的很多住户都说粤语,所以米女士根本没法和其他住户聊天。很多时候,她都站在边上,看着别人聊天。
 
米女士生活的重心是照顾丈夫,虽然她的女儿偶尔会抽休息时间照顾父亲,但米女士显然是主力。“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照顾他多久。我也担心,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,他还活着,谁能好好照顾他呢?”她说。

相关文章

[错误报告] [推荐] [收藏] [打印] [关闭] [返回顶部]

  • 验证码:

每周新闻,信息E-mail订阅

跟踪我们的近况